活用「屁股主义」

「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我原来是不明白的。按照我浅薄的高中生物知识,后者似乎对前者有绝对支配作用。

这两年,社交网络上很流行一种论调:「放在十年前,大家还有用脑袋思考问题的可能」。那,我理解的「屁股决定脑袋」就是「按意识形态站队」这个意思吧?

2019年,主流社交网络都挤满了人。从前的小圈子都变成了大圈子,部分演变成整体。这时「不顾整体利益的,对别部、别地、别人漠不关心的思想作风或行为态度和心理状态」就不被观众接受。这本身没什么不好,但不加以控制, 就会使划界限一边倒甚至戏剧性的内容充斥于社区中。

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

至于为什么小圈子里更多用脑袋思考问题,可能是这批用户的画像最符合网络讨论组成立的本心;也可能是这些用户本就有各种各样的「屁股」,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思考问题。如果实在不喜欢某种意识形态,走就是了,用户和讨论组都没什么影响。

如果还想用脑袋讲话?其实很简单,「借一步」。

不过就是这个讨论组更不再有脑袋罢了。

宣传阵线你不占据别人就占据!

Apple Watch 四岁了

刚刚过去的4月24日,Apple Watch 产品线迎来了自己四岁生日。2015年4月24日,全球第一批用户激活了他们的Apple Watch。

Part 1. 家族
初代Apple Watch 分运动版、标准版、EDITION三版本,分38mm/42mm两种屏幕尺寸:这个尺寸一直维持到Series 4带来的屏幕全新设计。随后,从Apple Watch Series 2开始,EDITION从「金表」变成「陶瓷表」,Series 3时EDITION又增加了十分酷的深空灰陶瓷,这使Apple Watch 的旗舰产品价格也缩水十倍。Hermes 乘势追击,从联名表带,到Series 4(暂时)取代EDITION的HERMES系列。以消费电子品的角度看,买Apple Watch Hermes 是非常奢侈又非常不划算的行为(奢侈品永远不实用);而从传统腕表的角度看,Apple Watch Hermes 又像是一种圈地自萌。

同时,为使更多人戴上Apple Watch,2016年苹果把初代Apple Watch 的S1 SoC 做升级变成Series 1,并让它一直卖到2018年9月。Apple Watch 入门价格一度下探至不到300美金。而总体上,随着当年主流产线 (Series 2/3/4) 入门价格的走高,尤其是Cellular 版本,人们买一块Apple Watch 付出的金钱代价还是上升的。

Part 2. tech specs
作为一款科技产品,Apple Watch 每年都有大升级。
现在,500美金的Apple Watch Series 4中,能买到1000尼特亮度OLED屏幕、Taptic Engine 提供表冠触感反馈、集成于表冠的ECG传感器、陶瓷表背和消费级无人能及的心率传感器、内建LTE+GPS、64位架构S4 SoC。以及表冠上若隐若现的红圈:告诉大家你是对科技产品极其敏感的人。当然,你的付出是500美金,换到2010年或许是台iPhone 4的价格。

不过这500美金好像还挺值的,因为仔细想想,2010年在iPhone 4上做的事情,在2019年的Apple Watch 上也都能做,还多了强大的运动监测。

从2017年Apple Watch 补上eSIM后,我就很难想到Apple Watch 还有什么要补上的。如果有人要问我对Apple Watch “Series 5”有什么期待,我的回答同样,没什么可期待的。如果要再有点什么,就需要从新设计:就像Series 3到Series 4那样。

Part 3. 野心
“iWatch”一直就有,比如iPod nano 6配上“表带”。但Apple Watch 的野心在星辰大海。

四年来,Apple Watch 出现在时装周,更是成为全球各大城市「新中产」的腕上焦点。这四年,我们看到许多新表带的诞生,如Hermes 表带、Nike+运动表带和Nylon Loop 表带;也看过许多表带的离去,如尼龙表带(Loop 没法玩混搭)、天蓝运动表带、匹配金色/玫瑰金表扣的午夜蓝运动表带、匹配银色不锈钢表壳的黑色皮质表带。这四年,Apple Watch 表带玩起了「季节限定」,还有iPhone 保护壳,成了时尚单品。碰巧是Angela Ahrendts 治下的四年。

四年来,每位Apple Watch 用户花在表带上的钱轻而易举买一块标准版Apple Watch。一些表带还具有了特殊含义,如Pride 表带、Hermes 橙色运动表带、最稀缺的「闭环」尼龙/Loop 表带,都成了二手市场中的抢手货。不少人买着买着就养成了「恋物癖」。

顺便猜想,今年的Pride 表带会是什么形式?Loop?毕竟尼龙表带已离我们而去。

去年今日,2018年4月21日,东京伊势丹Apple Watch 专门店停止营业,那标志着Apple Watch 「开荒」计划的正式结束。从曾经的「腕上多功能电脑」和时尚装备,变成新时代的“featurephone”和更多人的生活管家,从一个角度,Apple Watch 的确退步了,但从多个角度,Apple Watch 取得了大进步。

Part 4. 软件
这四年,Watch App Store 的应用数量并没有明显增长。像Todoist、Things 3和WaterMinder在2015年就有,曾经「Apple Watch 在线」有些炫耀成分的QQ被微信替代。看似增多的应用们,其实都是iPhone 的附属,你在Apple Watch 上很少用到他们。2019年,最让我满意的Apple Watch 应用是Music、Podcasts和Mobike.

苹果不再关注Apple Watch 是不是时尚圈抢手货,而是关注于Apple Watch 改善了多少生活;,Heart Rate 加入了心率告警,Workout 加入了轮椅训练,Nike+ Running Club 获得了和Workout 一样的待遇,重新设计、配合AirPods 使用的Podcasts、Radio和Music,以及News at glance. 我们像使用功能机一样使用Apple Watch,却没有人抱怨于此。

实际上,Apple Watch 诞生伴随着iPhone Plus 机型的热销。现在的智能手机不如从前轻薄,iPhone XS Max 拥有6.5英寸巨屏、208克机身重量。「索半斤」现在听起来不那么戏谑了:因为没多少手机“不到半斤”。Apple Watch 的意义也在于此,当你听着Apple Music 进行运动、在咖啡店/超市使用Apple Pay 时,你尽管把iPhone 放到包里,所有的事交给AirPods 和Apple Watch 完成。Apple Pay Transit 让我成功地在进入地铁车厢前脱离了iPhone。

你或许不明白「逃离手机」的奥义,而当近300克、厚度倍数增长的折叠手机成为市场主流后,你会明白的。

Part 5. 第二个四年、第三个四年,还有更多
Apple Watch 成为了iCloud 生态圈重要一环。Apple Watch 作为最私密的设备,充当了其他苹果硬件的「身份验证」设备,例如iPhone 和Mac;传言Apple Watch 将在「身份验证」上做更多。

而我更关心Apple Watch 作为独立计算设备的未来.

毕竟,个人电脑的发展早已不是科技人关注的焦点,智能手机也马上要离开焦点的位置。我期望Apple Watch 做更多,像一台计算设备一样为用户提供服务。

而具体到期望它做到哪些,我很难想出来。或许是可卷曲的柔性屏幕?或许是超微投影机?或许是Face ID/Touch ID 的生物辨识功能?或许是输入设备、摄像头?但这些都已经在手机上司空见惯了。

人们总是在旧有的东西上大展想象力,例如「打孔屏」、「机械式前置摄像头」和折叠屏;而对于真正的新东西,人的想象力永远枯竭。

Chapter Marker 又走了,我很怀念它

iOS 11对Podccasts 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chapter marker 回归,这一点我是欢迎的。

我听播客的时间并不长,从2015年高考结束后的暑假开始,第一个播客节目似乎是档英语学习节目。大概一年内,播客成了我的英语学习机。后来,我在播客上发现了由 Jerry Zhang 和Dean 录制的《科技聚变》、《Accidental Tech Podcast》、John Gruber 的《The Talk Show》、The Verge 的poscasts(尽管很少听),以及《机核gadio》、Lawrence Li 的《一天世界》、《滅茶苦茶》、《無次元》,Jesse Chan 的《交差点》、Nick Zhang 的《NickTalk》,以及音频类《声波飞行员》。

Podcasts 老一波听众都知道chapter marker 曾经的存在。播客是一种反潮流、反「短平快」的媒介传播方式,它的内容充斥着主播的闲聊,而节目的观点从漫无目的的闲聊中产生。对于一档动辄一小时的节目,chapter marker 十分地有用,我不想听主播聊最新的iPhone,我想听他们直接聊英特尔的Meltdown 漏洞,聊聊最近被下架的游戏和电影。毕竟每个人都没有那么多时间和数据流量,chapter marker 不是「短平快」,而是由用户操控的内容过滤器。

https://www.sonics.io/blog/2018/2/7/podcast-chapters-explained

自2019年,我开始发现许多节目不再有chapter marker。实现chapter marker 是要在节目推出前做一道索引工作,以工作量换取听众可能的体验提升。盘点了我的播客节目库,只有The Talk Show 和 Jerry Zhang 的《科技聚变》坚持使用了chapter marker,也特此向两档节目的主播表示感谢。

还有哪些地方我会十分需要chapter marker?我想了下,大概是视频流播平台上那些故弄玄虚的tech review. 这些动辄一小时、在节目开头高喊「拆穿硬件、看透软件、还原XX本质」的硬件评测,我非常想能有个直捣结尾的chapter marker,使我直接知道这东西值不值得买。

“刀锐奶化“

有新东西我会第一时间扑上去,所以对于假的新东西才如此泄气

摄影是一种体力劳动,照片是摄影师主观思想的载体。对于职业商业/人像摄影师,他们都有自己擅长的题材、拍摄角度、调色风格。这些摄影师根据自己的思路,选择特定焦段的镜头,选择特定成像风格的机身;我对专业影像处理工作了解很少,但我相信每位摄影师的后期制作软件中都有几套固定的模板。

于是,我们在时尚杂志中看到了亮丽的奢侈品,在时事评论周刊中看到了战地的断壁残垣。我们被几套人工筛选的算法不断哺喂,同时,在不断的遍历中,我们找到了最贴合大脑的解,随后在这条特定路径上做深度搜索。

飞猪在《朝鲜95小时》幕后闲聊中说:

我们不想做得那么耸动……当你看到「朝鲜」两个字的时候,你会有一种预设,你想看一个很耸动的……首先你想看到一个很耸动的环境,第二你想看到一个很耸动的拍摄……因为你要营造那种气氛其实很容易的,我们叫剪辑师稍微做点工夫,我们调色稍微做点工夫就好了。但……不能去作死呀

我爸很喜欢摄影,他拿积蓄去购买昂贵的器材,他加入「摄影师协会」,没事的时候经常和电视台的摄影一块「采风」,拍摄回来,他花很长时间处理这些照片,再分享到「摄影师协会」群组中,大家互吹。我比较小的时候拿着家里的数码卡片机拍照,但最近几年由于学业所限,我自用的器材仅限于Sony RX100M3和iPhone. 在和老爸分享一些比较满意的照片时,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他告诉我哪个曝光度更合适,在哪个角度下保证画面纯净度更好;而是他指出这张照片对于灯光有明显过曝、 照片中的夜空不是真实的黑色:相机的感光元件远超出眼球感光的极限。

能100%呈现出人眼球所能看到的信息,这样的设备是我认为最完美的成像设备,而这样的设备我现在还没有找到。

华为手机最近几年把「成像」发展成一大特色,「AI摄影大师」是他们最得意的作品之一。我在使用Mate 20 Pro,我非常喜欢「AI摄影大师」,它的成像效果比我的构想只有更好,这是在脱离专业设备、脱离稳定器、脱离桌面级后期软件的条件下。按我的摄影水平,我能掌控的器材极限是80D配备18-200mm镜头,而对于5DM4配备70-200mm f/2.8 II,我根本无法驾驭。

「手机拍月亮」的讨论在社交网络兴起大概是在今年元宵节前后。而正因为使用过「AI摄影大师」,我始终没有认为这件事是「真实」的。今天对于P30 Pro,科技媒体拿出各种证据证明「月亮」是计算出来的,我觉得影响的中心倒不在于怼了华为、让P30系列和华为成像技术声誉涂地,而是改变了人们对「照相」一事的认知,改变了人们对照片真实性的认知。

《iPad Pro 生产力指南》作者赵赛坡在啁啾会馆上说:

Q: 如何分辨我的工作会不会被AI替代?
A: 你的工作容易解释吗?如果是,那就做好准备吧……

「摄影师」和「剪辑师」是不是容易被解释的职业呢?

固然,很多玩SLR的人并不购买以「成像」为卖点的智能手机,也不相信智能手机的成像能力能超越他们赖以生存的SLR;可能,P30 Pro「拍月亮」事件有极少数摄影师的推波助澜;既然华为把「AI摄影大师」作为最骄傲的卖点,那就大胆地承认FView 这帮人的质疑吧?那又怎样?

“我就是为了「AI摄影大师」才购买P30 Pro”。

传统的工作流:光学仪器+专门成像芯片+脑力劳动+桌面级影像工具,受到了AI的挑战。一个普通人花五千块买的Mate 20 Pro,按下快门等上3秒钟,拍出了达到摄影师70%水准的夜景作品。

我想这才是很多人愤怒的根源。不然,你如何看待「刀锐奶化」呢?那是真实的吗?

人眼看到的「纯净夜空」和光学器材拍摄的「星轨」不一样,因为人不能保持数小时不眨眼,不能在这段时间中将这些影像全部记录下来,再把这么多数据交由大脑专门区域合成润色。

我们不能接受用手机「拍月亮」,却经常使用手机的人像模式,并且敦促手机厂商把自己的轮廓修正算法不断精进。从这个角度上,我看iPhone XS、iPhone XR 上的「人像光效」倒更像是对现实的强奸:“我不仅强奸了现实,如果愿意,我还能把案发现场收拾干净,让警察看不出强奸。”

看到FView 对P30 Pro 的质疑,我倒觉得P30 Pro 「拍月亮」,更像是华为把AR放到了成像中。

无所谓,既然已是现实,那就叠加更多你想要的东西。用户高举P30 Pro 对准天空,「AI摄影大师」就构建一个月亮的模型,最后大家拍到的是个月亮的AR截图;从这个角度看,是不是好受很多了?

既然电视配备了HDR、索尼和Oculus 生产了更多VR 设备来制造虚拟Wifu,那要求手机「拍月亮」似乎也不是过分的事情。

”I see the best minds of my generation destroyed by lack of madness, starving sterile minimalistic“

对于最近沸沸扬扬的「手持拍月亮」一事,我想全文引用Lawrence Li 在《一天世界》某篇文章


@chumsdock 在啁啾会馆说:

我们的成像设备不再拍到的是真实世界,而是虚拟世界这件事,其实也是一步步进行着。从SmartHDR 对光线的操纵,到人像模式对结构光的操纵,到超级夜景、超级变焦,仿佛还是真实世界,但其实算法已经脑补了很多额外的信息。美颜模式、手持拍月亮、AR 模型什么的,早晚会统治世界。

我要挑战这个「早晚」。这是技术社群最大的误会。道理并不难懂:不是早晚,世界早已经被媒介统治。技术社群最看不起的新闻专业课程都会教这个。从摄影术发明开始就是如此。不,任何技术发明开始就是如此。如果没有这种基本认知和媒介修养「media literacy」,就会以为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真的带来了什么新东西,并且永远学不会如何与媒介协商、共处,如何从媒介那里夺回权利。

@clowwindy说:

其实AI分辨率插值之类的技术已经出现很久了,至于能多大程度用在相机上就是一个伦理问题。只要消费者不care, 竞争会驱使厂商不断降低下限,到最后也许社交网络上大部分照片上90%的信息都不来自传感器。

@xhacker说:

其实「来自传感器」又怎么样呢?传感器拍出的银河已经不是人眼能看到的了。月面上的细节来自神经网络还是长焦镜头,我认为也不是很重要
我觉得只是摄影爱好者要换个别人拍不出来的题材了……

正如假唱未必不道德,假拍也是一样。妳为什么如此介意歌者的声带振动和妳的耳膜震动之间的中介?那个中介,就像「微信」一样,从来不是中立的。从本体论上说,摄影家的身份也没有任何变化。摄影是关于怎么看的艺术,但缺乏媒介修养的人不会看,在不同的时代,他们总是会变着法子以各种形式追求真实。任何创作都可以被视为和这些人以及他们的真实的斗争。

@hajimuz说:

伦理问题慢慢又会成为一个哲学问题,也就是到底真实是什么的问题。

「慢慢」?

有新东西我会第一时间扑上去,所以对于假的新东西才会如此泄气。

为什么拍照?

妄议实体唱片和数字专辑

事件起因是3月的某天我发现美区Apple Music 中Wolpis Carter 的作品几乎全部下架,仅剩下最新的《1%》和单曲《Journey Home》. 好吧……那么去iTunes Store 看看?果不其然,也没什么令我欣慰的发现。

巧合的是,Wolpis Carter 在流播平台上整合发行的专辑名都叫做「由Wolpis Carter 赞助……」,我不知道Vocaloid 圈内是否也发生了类似 [Tat Ming Pair] 的事件。但无论如何,我要想再听到Wolpis Carter 的那些曲目,就要到其他地区的iTunes Store 看看了。

原先,国内QQ音乐、网易云音乐还存留有Wolpis Carter 的音乐,我在「如何评价QQ音乐需要会员才能听完整音乐?」的回答]中提到了对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一些Vocaloid 曲目版权争议问题的担忧,事实上,这些曲目的版权确有问题,这个月,我发现两家均将包含Wolpis Carter 在内的唱作者的曲目下架,且没有再次恢复的迹象。

我的确注册并使用了日区Apple Music,但我一直诟病的是,日区Apple Music 始终是日区iTunes Store 的附庸。可能是在Warner Music JP 和Sony Music 的带动下,日本在本世纪初的数字音乐消费十分发达,这造就了日本区iTunes Store 今天海量的高质资源;而日本人对于「旧习惯」的留恋和对「新事物」的抵抗,在本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即将到来时变得格外明显。所以,大多数日本本土艺人的作品存档于iTunes Store,而不屑于发表在Apple Music. Apple JP 顺势而为,当你在iTunes Store 花了2000元购买The 1975 的 《A Brief Inquiry into Online Relationships》时,你或许并不知道这张专辑还存在于某个流播平台:每月收费1000块,家庭共享1500块,随便听随便下载,还能试用三个月。

最后,我只能花2000元从iTunes Store 购买一张数字专辑。这张专辑名义上为我所有,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收听,它的寿命将远超过我。我想,这换算成100多元人民币的价格,如果身在日本,是否能直奔秋叶原买张实体唱片,并包下来回新干线车费?或者去某个大型二手市场,买下所有Wolpis Carter 在发行的作品?实体唱片有一种独特的仪式感和安全感。

拿「这里有最全的坂道系在售专辑,免费收听」作理由忽悠日本青少年开通Apple Music,可能是没用的。

另,日区Apple Music 《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的文本为何没有「彭定康」?

你习惯了“Notch”吗?

Casey Neistat 于2017年11月3日在iPhone X 的评测中说道:

… I read a bunch of online reviews, and a lot of people said that the “notch” is just kind of goes away like you get used to it. I DISAGREE, the notch never stops being annoying … I looked out of this beautiful display and it feels honestly like a MISTAKE, it shouldn’t be there, but they got nowhere else for it to go … I wish every apps can keep nice black up there to hide the notch, just hide it with software.

2019年4月16日,他在Galaxy Fold 的上手中说道:

It feels sort of like … when Apple first announced a notch for the iPhone X, everybody freaked out and you guys sort of GET USED TO THE NOTCH … it doesn’t feel like it’s getting worse and you just sort of ACCEPT it AS PART OF THE DEVICE. It is unfortunate though.

Casey 有没有袒护三星?不知道,但看得出来他对“Notch”还没有「全盘接受」。

对于iPhone X的“Notch”是否符合美学设计标准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但iPhone 上的“Notch”的确是在保证新技术不受妥协地应用的前提下一种尽可能使可显示区域延伸的办法,从这个意义上说,从消费电子产品的角度上说,这是实用的。但我有所保留的是,苹果可以自信地把“Notch”展示出来,其他用户也可以自信地把“Notch”展示出来,甚至其他厂商也能自信地把“Notch”展示出来,但消灭它仍会是科技发展大势所趋,至少,在今天苹果提供了12张自带黑色壁纸供我使用。

今天的Galaxy Fold 上,我可以理解“Notch”是一种向科学极限妥协的结果。而显然,三星并没有坦然接受这块“Notch”,没有将它事实上融于人机交互的一部分?在MKBHD 的演示中,“Notch”一侧的屏幕无法进行从顶部下滑打开通知中心的操作。很显然,当你错误地从“Notch”一侧试图做打开通知中心的操作时,你就会发觉“Notch”错误地存在。而对于iPhone,“Notch”只是个存放TrueDepth 模组和听筒的「容器」,这个容器仍完美地参与iOS 的GUI 交互,在“Notch”下方和左右进行的任何滑动都是有意义的:这才是人们能忽略“Notch”的原因。

至于显示区域,好在iPhone 的“Notch”是一种对称设计,既可以通过AutoLayout 使用”安全区“,又可以填充整个屏幕(但对于视频,填充会造成画面内容损失)。对于Galaxy Fold,似乎只能去使用”安全区域“,至于全屏显示,我想不出能完美”利用“Notch 的方法。

Samsung Galaxy Fold first look: Marques vision

过去的一个月,Samsung 和Huawei 分别推出了「折叠手机」产品,转眼已经4月过半,Galaxy Fold 已揭开面纱,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大概三周前,XDA 的Rajman 曾向媒体披露过Galaxy Fold 的细节体验。今天在我的YouTube 首页上,MKBHD 推送了Galaxy Fold 的粗略上手视频,Marques 应该代表了全球首批接触到Galaxy Fold 实机并可公开信息的科技媒体。差不多对Galaxy Fold 外形/工业设计和One UI on Galaxy Fold 的细节之处起了底,也算揭开了Galaxy Fold 的面纱。

我个人使用过且正在使用的三星数码产品只有G9650/DS,对三星品牌没有特殊喜好。这次MKBHD 的上手,让我对「可折叠手机」的发展方向多了点信心,打消了我一些疑虑,也更期望Galaxy Fold 和Huawei Mate X 的后继产品有更大的进步

01 小屏幕

Galaxy Fold 是一款「巨大」的电子设备。它更像是两台狭长的Galaxy 手机背靠背叠在了一起。Marques 表示Galaxy Fold 非常「厚重」(chunky): 采用了不锈钢边框,正面小屏幕4.6英寸,但屏占比和宽高比都很低。事实上,这块「小屏幕」并不算小,但由于过度狭长的设计,打字和精准操作变得十分困难。

小屏幕也配备了1000万前置摄像头。

02 大屏幕:由「铰链」连接的两块小屏幕

展开后,屏幕尺寸放大到7.3英寸,宽高比4:3. 由于三星在发布会上使用了黑色壁纸,将「Notch」很好地遮盖起来,这次Marques 的上手中,可看到「Notch」区域非常明显,这是因为内藏了包含景深系统的前置摄像头模组。

工业设计上,Galaxy Fold 采用「铰链」的方式将两部分连接起来,组成完整的Galaxy Fold. 按键布局有电源键、音量调节键、侧边独立的指纹识别模组和双Bixby 键。由于Galaxy Fold 过重的机身和「铰链」设计,Marques 表示单手展开屏幕非常困难。电池设计上,三星事实上将一整块电池分为两半,分别放置于两侧的机身,通过「铰链」连接。整块电池总容量为4380 mAh,以供养这块7寸屏幕。

「铰链」机构也使Galaxy Fold 在「平整度」上做了妥协。折叠后的侧面形态非常像袖珍Surface Book,即呈三角形状。且因为「铰链」内藏大量传感器,两块屏幕即便呈180度展开,中间位置也会感受到「折痕」。

03 消失的耳机孔

Casey Neistat 爱用Galaxy 设备的一个原因便是三星始终没有取消耳机孔,这在最新的Galaxy S10 series 上依旧如此。而由于Galaxy Fold 内部结构所限,耳机孔最终被取消。我想三星今年推出的Galaxy Buds 也出于此考虑。无线充电和反向无线充电在Galaxy Fold 上仍旧保留。Galaxy Fold 也采用了外置双扬声器。

04 中规中矩的摄像头模组

除了正面的小屏幕10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外,大屏上内建的双摄像头系统和Galaxy S10+采用了相同设计。区别在于Galaxy Fold 留下了「Notch」,个人反倒认为在Galaxy Fold 使用「挖孔屏」是比「Notch」更好的策略,或许是目前技术受限。后置摄像头同样为广角+长焦的双摄策略,与Galaxy S10 相同。

05 One UI 和生产力

Galaxy Fold 在算力配置上毫不吝惜,搭载了Snapdragon 855匹配12GB LPDDR4X RAM,One UI 1.2,配置512GB存储体,但不可扩展。

有了12GB内存和最大7.3英寸4:3屏幕,三星也的确利用上了Galaxy Fold「生产力」先天优势:引入了Continuity(全局互联)和更强大的Multi-window processing.

据Marques Brownlee 的体验,三星联合Google 将Galaxy 内建应用和Google 应用都引入了Continuity 功能。例如在小屏幕上打开相册,展开屏幕后,会直接显示到相册中刚才对应于小屏幕上的照片。事实上,大/小屏幕是独立组件,而通过软件上的通讯,达到了与苹果平台Handoff 相似的效果(当然,Handoff 的通讯需要配合iCloud 进行,更为复杂)。在Marques 演示中,他在小屏幕上打开Play Store 并滑动到某一位置,展开屏幕后,大屏幕上精准定位到刚刚在。Play Store 浏览的位置。在大屏幕上打开Google Maps 查看某商家的信息,合上屏幕后,小屏上显示的也是刚刚Google Maps 上浏览的商家信息。

Galaxy Fold 又将分屏显示更进一步。在大屏上,不仅可以同时运行两个应用,还可以通过「悬浮窗」打开更多窗口,side-by-side 与悬浮窗模式最多能同时显示8个窗口。尽管每个窗口的尺寸还很小,但对商务人士,一些简单的多任务操作可以让他们差旅时少带一台laptop或tablet.

Summary

目前的Galaxy Fold 还是非常「妥协」的设备,它的硬件设计与「走量旗舰」S10系相当,却有着超出S10系一倍的售价。但换来的是软件层面的革新,有了大屏幕,内容消费体验就上了一个台阶,通过Continuity 和 更强大的多任务管理系统,智能手机的「内容生产」能力也慢慢有了与低端平板电脑抗争的势头。我自己曾在问题[「早已申请了折叠屏专利的苹果,2019 年会发布能内外折叠的 iPhone 吗?」]表示出对折叠屏手机的悲观态度,而看过Marques 对Galaxy Fold 的上手后,我并不关心「苹果会不会发布折叠屏手机」,但在Galaxy Fold 和Huawei Mate X 两款先导产品的指引下,观察折叠屏手机在未来几年有怎样的发展走势,肯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目前的Galaxy Fold 还是非常「妥协」的设备,它的硬件设计与「走量旗舰」S10系相当,却有着超出S10系一倍的售价。但换来的是软件层面的革新,有了大屏幕,内容消费体验就上了一个台阶,通过Continuity 和 更强大的多任务管理系统,智能手机的「内容生产」能力也慢慢有了与低端平板电脑抗争的势头。我自己曾在问题[「早已申请了折叠屏专利的苹果,2019 年会发布能内外折叠的 iPhone 吗?」]表示出对折叠屏手机的悲观态度,而看过Marques 对Galaxy Fold 的上手后,我并不关心「苹果会不会发布折叠屏手机」,但在Galaxy Fold 和Huawei Mate X 两款先导产品的指引下,观察折叠屏手机在未来几年有怎样的发展走势,肯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无线」小玩意儿

AirPower. Available in 8102.

由于上个月「收」来所谓95新AirPods 的实际续航能力远不如预期,我购买了AirPods wireless charging case。顺便,为解决手头无线充电「供不应求」的问题,又购买了紫米的无线充电板(黑色,不带紫米18W充电头的版本)。也正好利用上了手头的Apple 18W USB-C powerbrick.

稍微聊聊那块AirPod Case。机主于2017年1月购买后,这块AirPods 使用频率的确很低,而受长期电池损耗的影响,耳机本体单次100%电量使用仅能支撑2小时,配合AirPod Case 中度使用的续航时间为36小时:这样的续航能力竟还不如我自己使用的AirPods。就此想扯点招人嫌的话:虽然苹果官方下调了产品分期购买的金额下限,以及更长的免息时间,我也认可适度分期购买的消费方式;但实在不建议大家24期购买AirPods,极有可能,在最后一期账单结束前,这副耳机就不堪使用了……

  1. ZMI USB-C wireless charging pad

由于JD上黑色版包含18W充电头的套装已售罄,但手头C2C 线缆不缺,以及有品质更好的18W充电头(iPad Pro 附赠一块,之前单独购入一块),毫不犹豫地购买了裸板。ZMI的产品的确是物美价廉。或者用数码KOL们爱用的话说:买完我后悔了,我只买了一块。

外观品质的确超出我预期。讲实话,ZMI的官图拍得有点丑,尤其是白色版本。上手后,充电表面的玻璃和背面金属的接缝非常顺滑,玻璃的观感也没有「艳俗」,只印了ZMI logo。但我自己对镜面效果并不感冒,到手后还是接上了贴纸。

卖家秀和买家秀

更先进的USB-C 输入,这也是我对Mophie 产品诟病最多的地方。ZMI 这款板子支持iPhone 7.5W充电和Galaxy 设备的10W充电(并没有提及Mate 20 Pro 的充电功率,估计也是10W),USB-C 接口。我觉得在当下USB-C 线缆与配件如此普及的今天,对于一款电量输出设备,USB-C 接口应是必备,对用户也是硬需求。80块的ZMI 做到了,而300多块的Mophie 竟对此无动于衷。可笑的是,Mophie 可曾是数码产品电源解决方案领军品牌,被苹果钦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曾经也算用人民币「兹瓷」Mophie 的用户,除wireless charging pad, 还有PRODUCT RED powerstation, 以及天价的Powerstation XXL. Mophie 的产品相对于售价并不令人满意.

ZMI 这款充电板还意外地解决了我旅行在外时的无线充电需求。首先,ZMI 板子本体要比Mophie 薄很多,设计非常极致;其次,USB-C 的设定让我不用更多携带充电器和线缆。甚至说,我只要带着MacBook Pro 和一些USB-C 线缆(包括C2L线缆),就能解决所有电能需求,并随时享受到无线充电的便利。

若想带Mophie 的充电板出行,就必须带上右边黑色的巨大「一体式」充电头。对比,ZMI只需要左侧白色的18W充电头。

10. wireless charging case for AirPods

为解决第一代AirPods 续航问题,并顺便「无线到底」,还是购入了AirPods 无线充电盒。也是在JD购买。说我对无线充电的第二代AirPods 不心动那是假的,但看到官网一个月的发货周期,以及JD上1799还要拼手速的现实,我非常有怨言:每每看到「苹果药丸」、「苹果什么时候凉」的论调满天飞,但还不到一个月时间,一款「稍作提升」的蓝牙耳机在JD(自营)上就积累了53万多条评价。只是单纯想买耳机来用,就这么难,我该怪谁呢?

我根据使用情况,总结出AirPods 一些弊病发表在自己的专栏,也收到了不少反对。

此前在啁啾会馆上得知一些人的无线充电盒存在盒盖旷量大的问题,我这块还算正常,与有线充电版本维持相同水准。但盒盖边缘的打磨比较粗糙,背部哑光的金属部分摸起来手感不算好。

与上代充电盒最大的区别在指示灯位置和背面的重置按钮。由于使用旧款充电盒的习惯,打开盖子后「看不到灯」的感觉有些突兀。要注意的是,这个指示灯并不会常亮,平时想要了解充电盒的续航,需要打开盒盖使Case 从睡眠转入工作状态,这时外面的LED点会显示绿色/红色,并在约5秒后熄灭;无线充电时,指示灯显示红色并保持10秒,表示正在充电,随后熄灭。用户需要观察充电板的指示灯以了解AirPods 是否在正常充电(有些充电板会把AirPods 识别为「金属异物」从而拒绝充电,而ZMI 和Mophie 都不会)

无线充电盒同样支持有线充电,输入功率最大为5.2V2.4A,输出功率(向AirPods 充电)为5V1A。无线充电时,需要保证指示灯一侧朝上,否则将不被充电板识别。

11. 扯闲盘
AirPods 无线充电盒最大卖点便是方便,无线充电板带来的「随手充电」的便利,反对者未必能体会和信服。有了无线充电功能,就像Jesse Chan 在文章中提的那样,AirPods 「Air」得更彻底。

Navis Li 在想法中提到所使用的第二代无线充电版AirPods 充电速率过慢的问题。到货后,我特别留意并立马进行无线充电。激活后,电量显示21%,经过1小时45分钟充电,来到88%(中间涉及放回AirPods 充电带来的损耗)。的确不算快。

查阅互联网,还没有严谨的数据对AirPods 无线充电功率进行证明。就此咨询了苹果技术支持,在电话中得知「理论上」AirPods 无线充电功率为7.5W,但实际功率尚未测试,他们对此也很感兴趣。

无线充电盒算是补上了第一代AirPods 的功能拼图。而即便有了无线充电盒,我想也仍会购买第二代AirPods(但可能是有线充电版),毕竟AirPods 本体的续航能力在日益下降,两到三年可能是AirPods 这款产品的寿命极限,这或许也是苹果要时常更新这款音频产品的原因。但对我来说,具有蓝牙5.0的第二代AirPods 已经够用,至少现在看,我对更fancy 的「第三代AirPods」期望值很小。Hey Siri 在我看来并不是feature,抬手就能讲话的Apple Watch 已经放在那里,抬腕的动作也比像使唤丫鬟一样的口令来得更自然。至于主动降噪和健康功能,我觉得超出一款半开放式耳塞的能力范围了,我更期待苹果能在over-ear 产品上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