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Touch “innovation”

不少Windows PC 用户或旧款Mac 用户都询问过我Touch Bar 用起来如何, 而我的回答通常是”没什么印象”, 或“实在不常用”. 而对于询问是否要购买w/ Touch Bar MacBook Pro 的朋友, 我的回答通常是”肯定, 但这无关Touch Bar, 而是只有Touch Bar 的版本才能满足你的工作需求.”

在Late 2016 MacBook Pro 广告《Reveal》里, 片尾横空出世的13“ MacBook Pro, 似乎暗示了Multi-Touch Bar 具有和图形界面、指针/触摸板、Unibody 机身同等的「划时代」地位. Touch Bar 可以看作macOS 和Mac 向iOS和iOS 设备进一步同轨的标志. 早年间, 支持多点触控的触摸板、iCloud 和AirDrop/Handoff 都一点点模糊了Mac 和iOS 设备的间隔. 

”类Touch Bar” 的交互方式也在其他品牌中出现过. 在通常Windows PC/Mac 机型键盘中, 功能键区配合Fn 键实现了不同应用程序下灵活的快捷键组合方式, 以及音量/屏幕亮度等硬件控制入口. Touch Bar 也都实现了这两大功能. Touch Bar 面世两年多, 而每当看到具有实体功能键区的键盘时, 我仍旧会有种「安全感」. 首先, 这是因为Touch Bar 仅仅是把用户与实体按键的交互转移到了触摸屏, 换汤不换药. 其次, Touch Bar 的交互效率并不如按键配合触摸板的盲操高效. 最后, Touch Bar 的运作需要一整套驱动程序的配合, 软件总会有崩溃的几率. 「熟练操作Touch Bar」和「熟练操作macOS」完全是两码事.

同样是Multi-Touch, 触摸板是一个成功的先例, 尤其是后期与Force Touch 的结合, 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操作效率. 拿macOS 的「照片」app 为例, 使用触摸板进行相片裁切会获得清晰的触感反馈, 显然在「软硬结合」上, 触摸板要领先Touch Bar 更多. 而苹果又是一家致力于多点触摸体验「立体化」的公司, 至于Touch Bar 为何没有支援Taptic Engine, 显然是被整机结构设计的瓶颈所困. 目前这条Touch Bar 已经使MacBook Pro 的电池、散热妥协很多.

Touch Bar 本身的设计非常精妙, 它背后的集成电路设计和驱动它的独特「操作系统」都很值得研究. 但如果这项技术本身足够好, 如同Force Touch/Haptic Touch/3D Touch「三剑客」那样, 苹果是会不遗余力地推广下去的. 金钱成本是显然因素之一, 例如在Mac 入门的MacBook Air 上, 我们看到了Touch ID和T2 chip, 却没有Touch Bar. 以及苹果并没有把Touch Bar 装到Magic Keyboard 的想法. 当然, 技术成本是其二.

主题演讲上, Phil 和Craig 等人花了很大气力演示Multi-Touch Bar, 并请了不少开发商和专业用户为其站台, 说明Touch Bar「真的有用」, 直至此代模具寿命将至, 并没有太多厂商针对Touch Bar 作功能更新, Touch Bar 也只是成为意向用户花钱的「门槛」而非「动力」, Touch Bar 并非是失败的设计, 而真到某一天, 若苹果为其他瓶颈的突破而割掉了Touch Bar, 我应该不会像追思3D Touch 一样追思它.

当然了, 3D Touch 仍旧有顽强的生命力. 

一点牢骚

苹果这些年犯了两个毛病, 一个是偏见、固执, 另一个是懒政.

第一个问题表现在2016年之后模具的MacBook Pro 上, 对所谓「薄」的极致追求导致高负载表现的先天瓶颈. 第二个也表现在2016年之后模具的MacBook Pro 上, 缺乏对Thunderbolt 3/USB-C 生态的亲力亲为导致现实与愿景的巨大差距.

今天, 除了Mid 2019 MacBook Pro, 苹果「联合LG」更新了原先21.5寸UltraFine 4K屏幕. 扩大到23.7寸 (当然ppi 会降低), 以及Thunderbolt 3 Alt Mode 协议支援. 意味着这块屏幕也可为MBP提供最高85W电力支持. 其余三个下行5Gbps USB-C也和27“ UF5K配置相同.

由于实验室的24寸2K Dell 屏幕并不能很好支援HiDPI, 且色彩表现和可视角度表现不佳. 打算自费升级屏幕. 正是看重了27寸4K屏中少有的原生USB-C DP Alt Mode支持, 最终购入LG 27UL850 (与UK850如出一辙). 今天EMS送达后, 便看到了苹果这边更新UF4K的消息… 但事情并非「咬牙上UF」那么简单.

一个基本点: 苹果产品并非无性价比, 苹果的性价比体现在同样价格下拥有了杀手级功能. 早年Cinema Display, iMac 5K都是这样的产品. 现在这种产品或许是AirPods.

好了, 继续往下谈.

今天, 登录Apple Online Store 或线下零售店去看, 会发现大量非苹果出品的配件, 它们已经延伸到关键配件中. 非官方配件本身没错, 而且非常需要. 但是苹果应该对这些供应商的「品味」有所挑选. 就拿UltraFine 或BlackMagic eGPU来说, 尽管各自都有和苹果的深度合作, 也体现了各自工艺的最高水平, 但和苹果标准还有不小差距. 说白了, 没有果味.

我自己这边, 为何每次选购电子设备时都会认真考虑苹果产品, 且大概率会掏钱, 有相当部分是为苹果的细节设计买单. 例如Android 设备过度锐化和低帧率的取景框, Galaxy S9+上与机身不同色的SIM卡托, 以及Bose/Sony/Sennheiser 蓝牙耳机的连接不便/App 交互的不适应. 种种「小问题」在苹果设备上都得到了很好解决. 即便是UltraFine 这种为苹果深度定制的产品, 也有塑料制件不耐用、屏幕残影 (烧屏) 和漏光严重等等问题.

UltraFine 性能不好吗?非常好, 民用顶级, 且是严肃影视生产工具. 而LG独家的产品就更放飞自我了. 就拿这台27UL850来说, 已算是高阶产品, 而做工仍马马虎虎. 黑面板配白机身不说, 边框塑料还欠着打磨 (从侧面看过去不直hhh)

窄边框这东西…没有苹果监工, 这帮人的审美真的捉急. UF的边框并不窄, 而黑色塑料配合三边等宽 , 外加隐去品牌标识的简洁设计综合了美观和耐用度. UL850的边框和屏幕接缝不小, 攒灰是肯定的; 并且调角度、移位置等操作都要向边框施力, 耐用度也要顾虑.

说到调角度, UL850支持高度调节和旋转 (竖屏看代码). 调高度的阻尼感还好, 而旋转没有「档位感」, 强迫症患者就不太舒服.

好的设计是美观+用途+耐久度的完美结合, 这也是我并不追捧「机械式前置镜头」的原因. 而苹果也在慢慢丢掉「好的设计」.

LG/Dell/BenQ 等等在3000-4000元价位的屏幕都算高端产品, 而各家分别都有缺陷. 例如LG这边的工艺问题, Dell 和BenQ 那边对USB-C生态的友善度, 以及Dell 拳头产品的生命周期.

这和苹果在USB-C/Thunderbolt 3外设生态上的懒惰不无关系. 苹果联合Intel 牵头了Thunderbolt 3, 2016年开始重点产品也all-in USB-C. 与其在Apple Store 售卖BlackMagic eGPU/LG UltraFine/CalDigit TS3/Belkin Thunderbolt cable, 我们更希望苹果亲力亲为, 做出Apple eGPU/Apple Thunderbolt 3 Cinema Display, 和更多独家TB3线缆/高速转接坞. 从历史上看, 苹果产品的主旋律是高性能、高可靠和高售价的, 而对于大部分非专业客群, 尽管不能承担得起苹果设备的售价, 而有苹果的行业推动作用, 更能促使竞争厂商推出更有性价比的产品, 这方面的市场意义就高于「林檎手制」本身了.

初代Thunderbolt 3 MacBook Pro 的用户, 在经历2017-2018年USB-C外设起步的阵痛期后, 在2019年, 他们才算得上「无痛使用」自己的生产工具. 而有些设备经过两年半高负载运行, 也面临退役. 这就是现状的无奈. 如果苹果肯多做点事, 情况应该会好很多.

关于DJI Osmo Mobile 2一点体验

第一次上手Osmo 是在Apple Wangfujing. 搭配样机是Jet Black iPhone 7, 配合亮面金属的Osmo 的确很搭. 当然这样的材质也决定了初代Osmo 不是便宜货: 国行接近2000元, 还不算集成镜头的版本. 而2018年初改进型 (实际上是重整了稳定器生产线) 上市, 一下就拉近了与潜在消费者的距离, 那时也适逢vlog 在国内初见苗头, 正应了某广告“赶上了好时候”.

Osmo Mobile 2 (以下称Osmo) 的确是非常值、非常有用的产品, 而这并不是说它没有妥协. 也就是下文的主题了.

外观

先得罪… 不, 批评Osmo 一下.

众所周知, 价格腰斩了一半, 肯定是换走了一些东西. 例如材质, 换为塑料后很大程度上减轻了重量, 但接合缝隙的确大, 我一度以为是被摔坏了. 事实上, 机身颜色从浅灰换成黑色会很大程度上提升 (视觉) 高级感.

初代产品手托上的橡胶垫也被取消, 当然本身的握持手感还不错, 只不过橡胶垫的缓冲作用更有利于拍摄的稳定.

怎么用?

手持稳定器在运动摄影 (广义的) 方面是专业的.

Osmo 通过电机带动自身运动使设备保持稳定, 从而获得了“影院级”视频防抖效果. 对于摄影功能齐全、内建OIS的设备是锦上添花, 对于摄影偏科, 依靠算法才能掩盖OIS缺失的设备, 稳定器的存在则根本上解决了问题. 自己测试后, 发现在树林这样的崎岖环境下, 加持Osmo 的行动摄影画面仍旧非常顺滑.

而仅能拍视频是不够的.

不少人都表示Osmo 买过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吃灰, 包括一位Apple Store Specialist 也说自己的Osmo 在几次出游拍过视频后就挂到了二手交易平台上. 这时, 官方配套底座就显出用场了.

Osmo 配合稳定底座后能拓展出更多玩法. 首先是静态延时摄影, 把设备架在窗边拍一些日出日落或云影, 通过DJI Go 应用设定拍摄时长和间隔. 特别指出的是, 通过DJI Go 拍摄的延时素材为4K分辨率. 这些高质量素材稍作加工, 用作Vlog 片头/片尾是完全没问题的.

再就是夜景和车流光影. 堆栈式长曝光是iPhone 拍摄夜景的利器, 而设备越稳定, 后期合成效果就越好, 细节也会得到更多保留. 此时, 把Osmo 通过底座固定要比手持有更好的效果.

iOS上, 包含Lightroom 在内的堆栈式曝光程序都是在给定时间内拍摄多张照片再暴力合成, 对后期处理负载要求很高, 因此曝光时间最多5秒, 对于流水/瀑布效果或车流光影的驾驭能力就不足了. Slow Shutter (慢门) 解决了这个问题. 例如《Shot on iPhone XR》里使用的ProCam 6. 这就对稳定性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 动辄15秒, 甚至30秒的曝光时间, 任何微小的抖动都会在画面中体现. 这时候进阶的三脚架/独脚架就派上用场了.

而据我观察, 许多大中城市的安全人员对于天桥上「看起来很专业」的拍摄者都不是太欢迎, 原因是「避免有不安全因素」. 那就需要在器材上有一定挑选了.

电子设备

相比JOBY、Manfrotto等厂商的八爪鱼三脚架, Osmo 通过陀螺仪和电机实现了动态防抖和灵活的拍摄角度控制.

在京东购买页面下, 许多人对Osmo 能否支持自己设备的重量提出担心. 例如iPhone XS Max 达到了208克, iPhone XR也达到了194克. 自己测试, 在不调整支杆长度下, 托起iPhone X和Galaxy S9+/Mate 20 Pro 都没有问题, 而加上Silicone Case 的iPhone X就需要加长支杆来抵消阻力了.

同时, Osmo 通过陀螺仪实现运动过程的视角转换, 而过重的设备 (手机) 惯性更大, 在运动中更易产生摆动, 反而不利于画面稳定. 解决方法或许是增加用于抵消摆动的马达.

有个问题, 我这台Osmo 时不时出现左右移动失灵的情况 (上下移动正常), 重启也不能解决.

Damn mICROusb

Osmo 电池容量为2600mAh, 官方给出在10W下的充电时间为2h. 我当然是希望下代Osmo 配备USB-C输入和PD充电.

机身上有个USB-A输出可以给手机供电. 今天在室外用Osmo 拍了段静态延时, 想能否将iPhone 接到笔记本上供电, 发现Lightning 端被巨大的电机挡住, 线缆完全进不去…

蓝牙也是4.0标准, 不支持多设备快速切换.

不能因为售价低就忽视缺陷, 我相信这些缺陷早晚会是替代产品的升级点. 并且, 随生产力发展, 新技术的实现成本不断降低, 这也符合社会发展规律.

Lineup

消费社群这边, 大疆在Mavic 和Spark 后就鲜有飞行器类新产品问世, 转向了受众更广的运动相机、手机/相机稳定器和微型高性能相机领域. 这和各国政府对空域/小型飞行器管制措施的收紧不无关系.

Osmo 形成了完整家族, 包含初代Osmo 手机云台 (停售) 、内建镜头的Osmo+、Osmo Pocket、“次世代”稳定器Osmo Mobile 2和最新的Osmo Action. 包含最便宜的Osmo Mobile 2在内, 这些产品价格不菲, 因此说Osmo 是DJI的「入门级」是不准确的, 它是面向非专业群体的产品线, 同样秉持DJI的高标准, 而非简陋和粗制滥造.

大疆的产品排布和苹果有一定相似: 各自面向不同需求的用户群, 而高质量是共同基本点. 大疆的产品售价不低, 而性价比体现在相较竞争对手有绝对的性能优势. 大疆的飞行器/云台在消费级市场中保持着绝对占有率, 而在专业社群中也有足够的曝光度和很好的口碑, 或许是大疆保持领先的原因.

(请DJI市场部联系邮箱转账付费

一损俱损

就拿苹果产品, 或者Mac 产品线来讲, 有这么几种东西是说不得的: 一个是Magic Mouse; 一个是iMac; 一个是蝶式键盘; 还有一个是MacBook Air.

下面一个个道来.

Magic Mouse, 公众定论是表面过分扁平、没右键、充电方式反人类, 而有意忽略了这东西支持macOS 手势交互的事实. 只要你不做大量依赖于指针的工作, Magic Mouse 尽管不是好鼠标, 但也不差.

iMac, 这个气不打一处来.

iMac Early 2019 几个不足之处是低配万年5400 rpm HDD, 从2014年延续的外观, 以及定位于桌面视觉工作站却没配备T2 chip. 硬盘方面, 非定制高配的Fusion Drive 也不算够用啊. 算力是没问题的, 支持内存扩展, GPU一般般, 以及散热理论上不是很强.

机器还可以, 不要无脑买. 但2019年了, 请不要再拿「买电脑送屏幕」这种事儿恶心人了好吗?

人家在知乎上问LG 27MD5K和iMac 27“选哪台, 明确提到了自己有MBP 15”且不急需桌面级性能, 我说了LG屏幕的优势和iMac 现有的不足. 嚯, 一堆利益关系不明的人跑来问候了. 您说话前先看看题主要的16+512定制版的价格, 是不是能顶两块屏幕了?好不好, 兄弟?

蝶式键盘? 黑就对了, 讲求政治正确嘛.

是这样吗?起初许多人听说二代蝶式手感一般, 本着苹果药丸的基本线, 跑到苹果店随手试了两把, 也没试出所以然, 反正跟风骂就对了. 事实上, 这键盘的回馈感在laptop 形态里肯定是上等水平. 键帽还大, 拿来快速录入是很爽的. 反正Magic Keyboard 我是没怎么用, 当初为进灰后有条退路而买的. 诚然, Magic Keyboard 也不是好键盘.

说到回馈感, 又有人拿青/黑/茶轴来说事了. 那请问如今的机械键盘, 和三十年前随机键盘一比, 是否也世风日下? 但说回来, 蝶式键盘就是理想化的东西, 我指的就是稳定性, 这玩意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挂, 挂了也说不好能否复活.

MacBook Air,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Retina 显示屏, 双Thunderbolt 3接口, Touch ID + Apple T2, 这套硬件拿来运行macOS 肯定是合格的, 而至于那块iGPU 带动高分屏则不会太顺畅. 机器成本是多少?非定制顶配不到一万, 合格的macOS 体验, 买来做文书工作或备机, 没毛病啊. 当然买MBA也定制一番的行为就十分不提倡了…

机器也很好看, 广告拍得更好看.

有人说这个价位怎么不去买nMB或MBP w/o Touch Bar? 细想, 这不正是后两者的问题吗? nMB 说实话, 如果不需要macOS 可以买更轻薄的11“ iPad Pro, A12X 的效能是m7没法比的; MBP w/o Touch Bar的话, 扪心自问, 你真的信任它的效能吗?i5-7360U + 8GB LPDDR3?

这些怪象放到其他品牌, 大抵也是如此.

iPhone 夜景初步

Adobe Lightroom 为iPhone 拍摄夜景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

例如堆栈式长曝光. 最高可到5秒的曝光时间, 应该说解决了iPhone 原生相机暗部死黑的弱势. 但代价是比较高的: 首先长曝光使得亮部难以控制, 对于新手, 后期高光调整很难做到iPhone 原生相机那样优秀, 毕竟iPhone 夜景虽不讨喜, 但高光控制稳定性就算Night Sight 也不一定赶得上. 其次因手持带来的抖动, Lr 调用了很高的噪点, 导入桌面端Lr 后发现RAW图ISO值为2000, 已经高于手动可调的1600最大值. 因此合成过程采用了很强的降噪涂抹, 的确平滑了, 细节也丢了.

最近几天初步研究了Lr 的HDR模式. 高亮环境下, 通过拍摄不同曝光度的相片, 弥补了iPhone 色彩黯淡的弊病, 在保真的前提下提升了观感. 如此, 微调色彩即可导出jpeg, 放到桌面端来看, 的确是最大限度地发挥了iPhone 相机模组的优势. 到夜间环境, HDR通过高ISO策略保证了快门速度, 避免了堆栈长曝光下由于抖动而造成后期的涂抹.

显然, 未经降噪处理的HDR原图肯定不够平滑, 而事实证明, 颜色噪声是影响观感的最重要因素. 因此在桌面端Lr 处理时, 颜色消噪值设定到50-75, 效果会好很多 (Lr 预设的颜色消噪值为25). 而对光线噪声的处理就要慎之又慎, 消除过多就会造成严重的涂抹, 我基本设定在10-25, 尽管噪点不能完全消除, 但比之涂抹, 我还是宁愿保留噪点.

最后, 成像素质的提升还是取决于iPhone 相机模组的提升.

呃…

OnePlus 7 Pro 的确是好东西, 不过从中外各大平台上看, 一些颇有导向性的文字开始出现了.

例如这个: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4654162/answer/686365380

首先说了Pro的相机, 而且花了不少篇幅.

DxOMark 评分是一方面. 这篇答案里说7 Pro的照相表现「除了变焦和Artifacts 都和华为P30 Pro非常接近」. 由于缺乏长期使用, 不了解P30 Pro在成像上有哪些方面的提升, 以及提升力度. 而就Mate 20 Pro 搭载的华为三摄镜组来看, 这是一款优缺点都十分明显的相机, 所谓超广角有明显的细节丢失和色彩失真问题 (过饱和倒不多, 但经常丢失色彩…)

「高光不溢出, 暗部不欠曝」, 而Mate 20 Pro 的暗部有大概率失真… 高光结合HDR的表现是还不错. 同时「锐不可当」很多时候并不是优点…

如果选一款相机作daily driver, 那么华为 (指Mate 20 Pro) 一定不是在选项. 如果OnePlus 7 Pro 的表现实亦如此, 起码在我的价值观里, 这不是个好相机.

屏幕硬件素质的确不错, 但对于AOSP 设备, 还要看系统层面的色彩管理水平和app 支持力度. 综合起来才是完整的视觉体验.

光学屏下指纹虽然快, 但安全性一般. 超声波屏下指纹具有活体检测的特性.

曲面屏…看Palm Rejection 做得如何了, 至Galaxy S9+为止, 三星的防误触策略做得都很一般.

升降机构可以接受, 但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少数异形屏也是设计与功能的优秀结合. 例如在融入TrueDepth 摄像系统的同时, 将这块区域融合进GUI手势交互的一部分 (iOS). 私有协议快充, 大电流, 安全性和耐用度都是问题.

最后, DisplayMate 是一个解决方案, 而并不是媒体. 此问题正好是我之前在知乎上问过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7202385/answer/639667618

iOS 12.3前瞻

周日凌晨0点收到iOS 12.3 PB6 更新推送, 由于PB5大约更新在上周四, 推算出PB6大概率是12.3 正式版前最后的小修小补.

手头参与测试的机型:

iPhone X
iPad Pro 12.9-inch (3rd gen)

功能补全:

交互重新设计的TV app, and that’s it.

iOS 12.3 之前, TV 的GUI 风格非常iOS 10. 这次的大改算是跟上了趟.

iPhone 使用美区Apple ID, 内容仍旧分电影/连续剧/赛事/儿童专区四板块, 一些热门剧加入了观众评价和烂番茄指数. iPad 上的日区TV 内容就少一点.

”All in one app”的内核还是iTunes Movie. 实行带数字版权保护的购买/租借形式.

最后, 正常使用TV app 需要保证网络所在地域和App Store 账户的地域一致.

效能:
参照iOS 12.2.

性能:
iOS 12.3 Public Beta 1 on iPad 出现了手掌防误触的bug, 滑屏时只能把手腕举起来, 连带Apple Pencil 也50%残废了. 12.3 Public Beta 2 on iPhone X 滑动帧率异常低. 此外都非常流畅, 作为iOS 12 (可能的) 压箱之作是合格的.

Geekbench? Nevermind…

不少YouTuber 手拿A12 iPhone 说跑分得到了一定优化. 我拿iPhone X和iPad Pro 3rd gen 做了测试, 跑分都还是比原来低了…

我有点关心iTunes 了.

有人说桌面端iTunes 界面设计跟不上苹果潮流, 性能不佳, 而iTunes Store on iOS 又何尝不是.

iTunes Store 和Apple Music/新的TV app 相比都倍显老态, 而最暴露年龄的莫过于Myriad Pro/Myriad Set Pro 字型. 可能正是因为音乐购买/影片租借被流播平台强烈冲击, 使苹果无心再注重iTunes 的重新设计.

而喜爱音乐的人都欢迎iTunes Store, 因为这样的平台并不会像流播平台一样以一些「合理」的理由删掉下载的音乐.

对于桌面系统, 苹果有意借机TV入驻macOS 的机会拆分掉iTunes, 倒是合理. 这已经不是iOS 升级都要依靠iTunes 的年代, iCloud 大容量存储的普及和网络设施的提升使得设备迁移都能走网络完成. 不过, 音乐管理仍旧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为每首歌分门别类, 添加专辑缩略图和歌词, 用iTunes 曲库做屏幕保护程序. 这个手艺活快要失传了.

iTunes 的职责并不能由Music/Podcasts/TV任何一个来代替. 除非苹果能开发出足够轻量化, 同时足够强大的多媒体管理软件. 这种可能性极小. 与其拆分掉iTunes, 我更希望苹果花点时间把它重做一下.

”stop” or “please pause”?

Google I/O 2019上, Scott Huffman 为验证Google Assistant 新加入的l离线处理特性, 留了个小彩蛋: 他预先设定了九点的闹钟, 响起后, Scott 说了句”stop”, then it works.

智能设备变得触手可及, 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和智能音箱, 以及蓝牙耳机, 这些设备中也都有以算法为根本的「智能助手」. 数码产品让助手从立体变平面, 只要拥有智能设备和足够的网速, 依靠服务端的算力, 现代人花几百美元就能拥有24小时在线的助手, 不需要给他付薪水, 不需要假期, 只需要互联网和电力.因为没有思想, 它完全服从你的命令. 也不会把你的命令上传到网络, 例如具有离线作业能力的Siri 和Google Assistant.

得益于手机SoC 处理能力的提升, 离线作业是综合了网络质量、功耗水平的更好的解决方案. 今天, Google Assistant 的离线作业可以设闹钟、查待办、发短信等等; 同时, 用户不需要“OK Google”, 只需要说出指令, 设备收到指令后也会「静默」完成任务. 用户不用喊虚拟助理的名字, 也不需要对虚拟助理说「谢谢」, 如果虚拟助理的工作并不符合要求, 可以立刻表示不满, 虚拟助理听到后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家庭是使用智能助手最多的场景, 那对于小孩, 是否也会在听惯了大人对智能助手说”stop” 和”shut up“ 后, 也不再对智能助手说”please pause”, 甚至习惯于对周围的人说”shut up”呢?

人们交往的礼仪正在这几十年中发生改变, 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我无意将这些变化怪罪于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节奏, 而在二十年前, 当父母辈生活圈很局限的时候,「低头不见抬头见」 某种程度上拉近了人与人的心理距离, 从而增强了人与人的互信. 今天「请」和「谢谢」被看作是程式化语言, 在不必要的情况下, 我们不会挂在嘴边, 就像我们不会习惯于向一位一脸漠然的公交售票员打招呼, 或不必每次都给送餐员说「谢谢, 慢走」.

拿传统服务行业举例, 某四线海滨县城, 那里的公交车司机习惯于向上车的乘客说「你好」, 自然地, 上车的乘客也会回一句「你好」. 尽管这是运输公司对员工的规定, 但员工并没有真正地当成「工作任务」生硬地去执行, 而是自然地以「人际交往」为本向乘客服务, 这就是一个互信的过程, 我认为应该如此. 尽管「请」、「你好」、「麻烦」、「慢走」并没有实际意义, 但事实上拉近了人和人的距离, 信任就由此产生.

有趣的是, 在「礼仪」被人类轻视的同时, 虚拟助手学会了人类交往的礼仪, 并尝试与人和其他虚拟助手和谐相处.

Welcome home, welcome humanity

Windows on Mac

很多原教旨Macfans 都以「在Mac 上装Windows」为耻. 至今仍有许多人在说「如果你买Mac来装Windows,我劝你别买Mac了」, 恐怕其中的好多人连macOS 的基本使用都没搞定…

一直以来, 我的观点也是「Windows 和Mac 电脑应有明确分工」, ThinkPad 也保持了Linux 易用性的优良传统. 但随着学业方向的变化, 外出次数不断增多, 就不可能一个包里背两台 (15寸) 电脑了…上一台nMB 2015 其实非常适合运行Windows, 但购买的256GB版本对Boot Camp来说容量太局限. 现在也倒给了父母当新时代的Netbook.

上周 (五一长假) 某个下午走了Boot Camp 傻瓜教程. 装Windows 的动机如下:

Office 生态

有些人说Office for Mac 优化不好, 我倒没觉得. 不过我没重度使用过Office for Mac 倒是真的, 因为Office for Mac 实在「不值得信任」

我说的就是字体问题. 由于字体库的差异, Office for Mac 经常会把别人发给我的docx 文档变得乱七八糟, 或者在我套模板的时候找不到要求的字型, 这些都说明了Office for Mac 还不能胜任严肃docx 文档工作 (例如部门公文、带格式的docx 电子简历表、课堂论文和期刊论文)

应用程序

以QQ为例, 很多人因为QQ Mac版非常简洁所以认为Mac 上的QQ很好用, 但故意忽视了Mac 版和Windows 版功能差异化的问题. 而说到做减法, TIM绝对比Mac QQ精通, 保证了界面清爽的同时保证了基本功能的使用 (功能上做减法, 砍掉冗余板块). 很遗憾, 腾讯并不提供TIM for Mac 下载, 或许他们认为Mac 用户都非常喜欢Mac QQ.

还是说回Office, 尽管Microsoft 被苹果多次评为最佳开发者, 但除了Code, 包含Outlook、Word、Excel、PowerPoint 这一套Office 组件的GUI风格都非常Windows. 或者说, 如果不是拿来处理些大文档, 单独拿Office 出来写点东西会感觉非常臃肿. OneDrive 倒是没什么交互窗口, 用户直接在顶部边栏管理, 不过不知道那个和APFS 有关的问题处理得怎么样了…

https://zhuanlan.zhihu.com/p/60013157

与之相比, iWork (就是Pages 和Keynotes) 倒是个很合适的「写点什么」的工具. 前几年有个流行词叫「小而美」, Pages 倒不一定「美」, 但绝对够小 (当然体量上也不小了), 拿来像Markdown 工具一样用也没什么问题. 但我的意思不是说Pages 的功能少, 毕竟Pages 写出来的东西现在都能直接发布到Apple Books 了.

体验

有人说Mac 拿来运行Windows 「体验还不如半价的Windows 电脑」, 而事实上有些Mac 不仅能运行macOS, 也同样是优秀的Windows 电脑. 这得益于类似MacBook Pro 等主流Mac 机型采用的高速存储设备、8GB以上内存和过得去的处理器.

优秀的屏幕使得Windows on Mac 拥有少数高阶Windows 产品才有的色彩表现力和清晰度. Windows 10 在HiDPI上进步明显, 只不过没有macOS HiDPI的基础, 因此缺乏抛弃掉lowDPI 的决心.

因为是苹果官方安装工具, 你不用担心硬件驱动问题. 在安装过程中都已经调配好. 来到Windows 后, 你仍旧可以使用Touch Bar, 但无法使用Touch ID. 键位的问题需要适应, 例如⌘被原生映射为Windows 键, 以及触摸板的滑动方向问题, 这都需要用户后期根据喜好调配.

探索

理论上, Boot Camp 为在Mac 上安装Ubuntu 以及在Mac 上使用N家 eGPU 提供了曲线救国的方案. 但至于WSL我还是不打算搞了, 一方面是自己倒是有廉价的云上Linux, 另一方面是实验室提供了管够的Linux 工作站方案, 另一方面则是Boot Camp 分区总共才100GB…

至于通过Boot Camp 玩游戏, 如果有了Windows Desktop 就不建议这么玩了, 听起来很像行为艺术… 不过有人把RTX 2080和34寸LG UltraFine 5K连上了2018 MacBook Air, 挺有意思. 说白了还是USB-C/Thunderbolt 3的红利.

计划

Boot Camp确实提供了一机双系统的便利体验, 尤其是市面上不可能有OEM OS X产品, 某种意义上, Mac 也是性价比很高的Windows 电脑…

外出开会听session 时, 我都是直接把iPad Pro 带进会场, 首先是有Smart Keyboard, 确保了快速录入, 其次是高清摄像头和非常保险的续航能力(一场session BB半天), 以及PD续电能力. 但同时也要带上笔记本电脑. 而转换到实验室后, 至于iOS 上那些笔记、GTD和剪藏类应用也没多少粘性, 而上述这些工作配合OneNote 和日历也能完成的不错.

因此, 我为什么没有抓住机会买台Surface Pro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