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 全是纠结

  1. 软件/用户界面

 iOS 13 迭代速度不可谓出人意料, 才刚刚十月初, beta enrollment 已开始 13.2 的测试. 除了为 iPhone 11/Pro 加入的 Deep Fusion (Beta) 外, 对原先支持 3D Touch 的 iPhone也做了些改动, 不免让人感觉在开倒车. 一边是 Messages/Photos 等原生应用较早地使用了优化的 Haptic Touch 并加入了触感反馈, 另一边是 Telegram 等第三方作品仍在使用 Peek & Pop 并获得了支持. 而今天大家见到的是使用了新框架的应用均采用了新式 「类 Peek & Pop」方案, 之所以这么讲, 是因为通过在原先 Haptic Touch 预览的基础上, 加入了点触进入介面的 「类 Pop」效果. 不能说它优秀, 因为它相对缺失了 Peek & Pop 的动作连贯性. 此外从动画帧率看, 现在的效能也不是很好.

今年 WWDC 在 iTunes 这件事上也是野心勃勃, 首先是被拆分成 Podcasts/tv/Music 三产品, 而 Podcasts 也率先试水了 SwiftUI. 而原先 iTunes 遗留的一些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例如 Music Library 共享, 现时由于 Music 不再有管理 iOS 设备的任务, 需要借助到 Finder 进行, 经常会出现一些兼容性问题. 其次 iTunes Match 和 Apple Music Library 的混合作用, 使得用户的本地音乐被花式拆分 & 流化的案例也非常多. 还有一个历史性冲突, 就是 iTunes 最初的存在代表了数字音乐及DRM的兴起, 其关注点不在高品质音乐 (起码不在首位). 而在音乐发烧器材便携化、高品质音乐数字化的主流趋势下, iTunes 和 Apple Music 缺少对无损音频格式的支持使其失去了一些机会.

国际化和本地化. 这一块我们能见到 Apple 在本地化上的努力, 例如早前聘用 Isabel Ge 等一众高管负责大中华区 (华语区) 软件和交互本地化工作, 我们也见到 Siri 逐步支持了粤语、上海话等等方言. 而用户这边实际体验却是更复杂的情况. 例如系统全局语言、app 内置语言、Siri 语言, 这都是相对独立而又有耦合的子系统. 另一方面, Apple Music、tv、iTunes Store、News 又要随着 Apple ID 所在区域的语言而变化, 以及一些服务需要判断系统全局语言来严格执行地区限定策略. 我猜 Apple 在这方面也没有很大主动意愿去改变, 因为现时的企业文化中, 政治正确, 或者说「白左精神」是被放在首位的. 解决办法也只能靠一小部分用户慢慢去推动.

2. 多平台

大约在2015年 Apple 在 Play Store 上架了 Switch to iOS 应用, 某种程度上算是挖墙脚行为. 稍后推出了 Apple Music for Android, 那时 Apple 计划在服务业务上发力, 因而朝着另一个方向: 让更多人使用到 Apple 服务, 而努力. 此后 Apple 在跨平台上就没有后续作品. 而观察 Apple Music for Android, 以及产品众多、鱼龙混杂的 Android 阵营, 也算不上很完美. 首先最新版 3.0.0 内置的 Dark Mode 本质上是和 Android 10 系统层级 Dark Mode 相联动, 也就意味着只有 stock Android 用户能获得最好的体验. 另外UI的「纵横比」也是问题, 像 OnePlus 7 Pro、Sony Xperia 1这种设备上介面缩放会格外明显.

Apple Music for Android 不支持本地文件管理, 对多数用户讲是好事, 例如不会读取到用户通话记录并上传到服务器中. 但缺点正如上文所说, 如果仅是支持 iCloud Music Library 云端同步 iTunes 本地曲库, 不能读取到 Android 设备上一些高品质文件的话, 在「享受音乐」这件事上也就没什么考虑了.

再回到 iOS. 当下全面屏与非全面屏设备的共存也带来了很多的介面适配问题. 例如 iPad Pro 上, 一些元素仍然没有很好地为圆角屏幕优化, 而圆角屏幕存在的本身也有显示内容缺失等问题. 另一边是 4.7寸, 以至4寸设备的显示问题, 一些控件的设计过于粗大, 使得显示内容不够丰富, 也没什么协调感. 

3. 服务

众人从 Apple 高层对待 News+ 的冷淡看出这个服务有扑掉的可能. 而这种结果的存在还蛮合理的. 如果说音乐、游戏的云端化、流化是「过度消费」象征的话, 那么 News+ 的内容性质委实缺少能被过度消费的土壤. 毕竟杂志不是一种短内容, 它需要固定的客群, 另一方面用户也不会几天内读完三十多种杂志. 而考虑到 Google News, 甚至少有关注的 Microsoft News 的存在, Apple News 和 Apple News+ 也会一直存在, 它更现实的意义在于弥补 Apple 自己的服务短板.

另一方面, 价格也是不能忽视的因素. 像 Washington Post 等大牌出版商的「通常订阅」价格在美国本土看也不便宜, 正是因此, 起初媒体们看到$9.99/mo的流服务价格后认为还挺合理. 但不要忘记各出版商针对新用户的优惠政策, 算下来$9.99订一年数字版杂志毫不稀奇, 还有出版社间的联合优惠活动. 比如订阅一年端会员即赠全年WSJ Digital Plus 全语种内容, 花费「仅为」998HKD. 高下立判.

如同 Apple Music、Spotify, 或国内的QQ音乐、网易云音乐, 及至更早的 iTunes, 都深刻地改变了人们消费音乐的方式. 今天的 Arcade 也有这种潜力. 但这种变革需要做到内容和消费内容的方式随介质而改变. 使用随身设备在 Apple Music 上听摇滚、独立音乐、乡村乐、Pop 都符合常理, 而用开放式耳机在流媒体上听古典乐却没那么多, 也不会有很好的效果. iOS/iPadOS 支持第三方手柄是好事, 但如果 iPhone/iPad 上的游戏需要手柄的参与, 则说明这款游戏并没有对触摸交互有很好的考虑. 我们也要说支持手柄是拥抱原主机核心玩家的很好姿态, 但从别的角度想, 既然带上了手柄, 那就不如打开主机, 接上电视享受更自由的介面. 就如同「听古典乐就用台式设备」一样. Arcade 需要引入更多优秀的「小品」, 这是因为优秀的小品同样使人印象深刻.

4. 硬件

一直有人在批评 Apple 保密措施不力, 而我则比较认同这种灵活的做法. 一个是对于主流产品给予有意的曝光. 这是为了引起社会上一定关注度, 以及较早给到一些心理预期 (就比如 iPhone 11的三摄策略). 另一个是对于高端产品严加管理. 所以自2017年 Apple 召集一小波意见领袖听取意见后, 接下来的两年 (项目启动时间当然是更早) 不声不响地做出了新一代 Mac Pro, 而且各方面都令专业客群满意. iMac Pro 也是同样, 也包括未来的高阶 MacBook Pro.

下一代 iPhone SE 算是个月经问题, 而正如前面所说, 这种信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 Apple 内部的纠结. 这次 iPhone 11发布后 Apple 也对 iPhone 8产品线做了小改动, 引入128GB版本. 但是 iPhone 8 的屏幕尺寸、电池容量和硬件配置 (RAM) 都有些跟不上现时主流市场需求. iPhone 8 Plus 有尚可的续航表现, 以及相对 XR 更细腻的显示效果. 但重量上使一些原有SE用户不太满意. 其实这也体现当下 iPhone 产品线对于「形式」和「功能」两者的矛盾关系. 一方面是早年追求轻薄和一体化设计, 从早年 iPhone 4到后来 iPhone 6时期不惜牺牲机身强度而追求轻薄. 另一方面是今天对功能的追求占设计上风, 无线充电、大电池带来的部件改变都影响了机身结构. 以及高端材料应用的「十字路口」. 当年 iPhone X 启用不锈钢中框, 虽说提升了握持手感和观感, 但显著增加了整机重量. 现在 Titanium 在 Apple 产品线的小规模应用有望平衡这个问题.

Apple Watch 的小幅演进也使一些人思考了更多的问题. 一方面是LTPO屏幕和 Always on. 前者其实已经在 Series 4 上实现, 而由于 Series 4 缺少特定显示基板而无法实现动态刷新率技术. 其实 Apple Watch 的屏幕从 On-cell OLED, 到in-cell, 再到LTPO和动态刷新率技术, 变化不可谓不大. 这种功能分配也是 Apple 精明的地方, Series 4 实现了显示容积到交互的全面提升, 而 Always on 技术又成为 Series 5和前代产品的明显分野, 从而进一步激发购买欲望.

有人把 Series 5称为「S级别升级」, 在 iPhone 11发布前也有知情人士说到本代产品将进一步完善使用体验, 这样说倒有点勉强. 主摄夜景模式和 Deep Fusion 还难以与现在的 Pixel 产品拉开差距; 前些年由于追求自研化而采用了实际上不是很成熟的方案, 而在夜景模式下暴露了一些问题, 例如眩光. 还有较早拿到机器的用户发现的相机效能问题. 

但上述问题还称不上难题. 更大的问题是当拥抱全球化的技术面对地区隔阂和相对保守的技术标准时该如何克服和推广. 其实在2018年我们能看到 iPhone XS 可以通过eSIM实现双卡双待, 在这方面 Google Fi 也是先行者. 但我们仍旧看到国内发售的 iPhone XR 和 iPhone 11系列仍采用了nano SIM来兼容DSDS. 更早前, 随 Apple Watch Series 3 搭载的独立通话技术也并没有在世界各个地方可用. 以及场景少、续航不理想使得消费者缺少购买LTE版本的动力. 健康追踪这块, 从以前公开到的一些专利看 Apple 军火库里不缺乏相关技术, 包括血压/血糖检测在理想状态下也能在几年后陆续面世. 而医学设备是个准入更严、相对更严肃的领域. 心电图作为去年的killer app, 时至今日在全球大多数地方仍然不可用. 这个状况在今年也难有明显改善. 可以想见在消费电子产品上推行进一步的健康监测难度之高. 因而这也是很实际的问题, 相比不断从军火库中拿出新技术, Apple 眼下之急是尽早推进旧有技术的落地. 如果 iPhone 或 Apple Watch 最后变成了只在某些特定地区用得爽的东西, 对其他业务没什么好处, 也违反自己的价值观.

从整个市场看, 随着设备平均售价上涨, 以及部分消费需求推动厂家制造更多「多功能」和卖点更加激进的设备, 这种诉求不免与 Apple 的认同相冲突. 另外, 相对完善的使用体验背后是高昂的售价, 同时又面临5G网络建设铺开的大环境, 对用户而言也是充满纠结. 这种一面前进, 一面固守的相掣状态对于 Apple 将持续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