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在中国: 变与不变

从昨天起, 内地各家 Apple Store 又进入一年中颜色最饱和的时段, 除了随处可见员工的红色工装外, 内外入口的巨型 Apple logo 也用红布整个包裹, 又因为12月1日正逢周末, 可想见在苹果店外合影自拍的人会非常多.

店员佩戴的 Apple Watch 也换了 (PRODUCT)RED 表带.  还记得 iPod 全产品线还在 Apple 官网售卖的时候, (PRODUCT)RED 产品被当作一种「骄傲」在产品介绍页面中高调显示. 而即便是艾滋病本身、(PRODUCT)RED 基金会在内地被当作「政治敏感」的2017年, 红色 iPhone 7 也得以用「苹果式中文」在首页呈现. 今天, 可以买到的 (RED) 产品实际上只多不少, 比如红色的 iPhone XR、iPhone 11, iPhone Silicone Case in (RED), Apple Watch band, 而他们和后来的 PRIDE band 一样, 隐藏了一部分实际属性, 就连买回家的顾客, 若不是仔细研究包装也无法找到线索. 

这意味着 (RED)  在中国内地噤声了吗? 还是一种心照不宣呢? 红色 iPhone 11 在中国卖得很好, NGO们或许不欢迎这样的一个政府, 然而这个经济体消费的 iPhone 却为 (RED) 基金会贡献了可观的资金. 中国有不小的廉价手机配件产业, 仿冒的 Apple Watch 表带和 iPhone Silicone Case 随处可见, 但还是有人选择到 Apple Store 买一条 (PRODUCT) RED 表带. 最重要的是, 今天的 Apple Store 我看到了一位特殊的 Specialist, 他的外貌特征显示出自己的年龄与其他员工有明显的差距 (更老). 可能经理批准了他有更少的工作时间和更多的休息, 但这不重要. 他的存在就证明了制度在进步, 哪怕只是这间商店内的制度.

原先马路上被挤占的盲人设施被重新归还, 从 Apple Store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家三尺小店叫「无癌中国, 我的梦」. 而最让我兴奋的是前置摄像头彻底改变了语言障碍人士使用电话沟通的方式: 微信在这个时候又发挥了它改善社会的功能. 我开始看到一些语障人士在餐馆吃饭, 以及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以此为常. 对特殊群体最好的对待就是用平等的心态交流, (PRODUCT)RED 可能只会存在于中文报纸的花边新闻, 但是几年的沉默中我们完成了很大的转变. 

AirPods Pro: After 15 days

声波飞行员: 和奶昔羊一起体验 AirPods Pro feat. Byte.Coffee
声波飞行员: 「我要把音乐放进你的口袋。」feat. Byte.Coffee

AirPods Pro 的确达到了大家预期中优秀的市场表现, 尽管明显进阶的售价使其难以复制初代 AirPods 发售的热度, 然而市场需求仍旧旺盛: 现在于 Apple 官网购买需等待2-3周, 而第三方卖家的现货也有200-300元的加价. 而从体验上讲, ¥1999的背后也确实是迄今真无线产品体验的最上乘, 值回票价. 而在15天使用中, 也发现了不少与网络评测不同, 以及更细节的东西.

「动态降噪」:

由于要依靠H1不断刷新并检测环境音, 实际的降噪效果会与测试环境的不同发生变化.

在相对安静的室内并没有很强的声音抵消, 例如敲击蝶式键盘的声音还会被听到. 但钟表走时的声音会被很好过滤. 而由于实验室白天会有施工队帮忙迁移办公用品和设备, 相对吵闹, 那么 AirPods Pro 就能带来很专注的体验. 

这一点在通勤上格外明显. 动态降噪对于引擎声或地铁内的噪音会有非常好的过滤. 更关键的是这不需要用户端去操作降噪档位. 在非通勤时间的人行道上, 开启降噪基本等同与外界隔绝, 可以完全沉浸在音乐里. 同时要说明, AirPods Pro 的降噪并没有特殊照顾人声的情况, 所以报站之类你有可能会错过.

外麦克风的位置和 AirPods 近似. 但由于 transparency mode 依赖其收音, 在冬天穿帽衫时麦克风可能与衣物摩擦, 从而听到一些噪音.

Acoustic:

虽说对TWS产品声音素质的要求是「耐听」, 但 AirPods Pro 的声音素质相比 AirPods 有显著的增强. 同时 AirPods Pro 的声音理念也和 Apple 团队打造 HomePod/MacBook Pro speaker 的目标一样, 清亮、 富有弹性的低频来营造良好的氛围感.

在30%-40%音量下, AirPods Pro 的声音相对 AirPods 没有变化, 甚至反而因入耳式的声音聚集作用使得人声表现相对黯淡. 不过特别提及, 由于ANC的加入, 在此档音量下声音也是清晰可闻, 这点对于 AirPods 有明显进步. 一来能保护听力, 二来也减少长时间大音量对单元寿命的损害. 而在50%甚至更高的音量, AirPods Pro 的声音表现有明显增强, 中频不再黯淡, 同时低频拳拳有力、回弹迅速. 特别值得夸赞的是结合 Apple Digital Master 认证专辑的高质量录音, 在高音量下也基本没有失真, 反而越来越「亮」. 而 AirPods 在此时由于开放式设计已经能听到失真和杂音, Sennheiser IE60 同样也有一定失真. 尽管长时间高音量对听力会有明显损害, 但仍认为 Apple 在高音量上对EQ有优化.

用65%的音量试听了 Apple 最新发布的 <Introducing MacBook Pro 16-inch>, 其中的bass表现让人感觉「这样的声音应该来自于比它大得多的腔体」. 顺便说一句, 这部广告用 MBP 15“的扬声器去听也非常不错.

“Hey Siri”

自 AirPods “gen2” 上加入了内建 Siri. 而 AirPods Pro 由于形态变化, 原先点触的交互方式改为按压耳机柄并通过声音模拟「触感反馈」. 我自己认为并不理想. 再加上降噪/通透三模式的切换, Siri 语音控制变得格外需要.

我经常在室外通过 Siri 操控耳机在降噪/通透模式下切换. 而不得不说在嘈杂环境下麦克风收音匹配 Siri 的模糊音识别并不是很好. 例如 “turn on ANC” 的指令会被识别成 “播放名叫*NSYNC的歌手的歌曲”. “turn on transparency mode” 被识别成 “play Despacito”. 虽然说这套系统在安静环境下识别率尚可, 而说出 “Hey Siri” 指令后的响应时间则让用户感到不安. 这说明H1的处理能力还需进一步增强.

同时尽管电池容量相比 AirPods 有明显增加, 而加入主动降噪的 AirPods Pro 续航时长仍缩短到4.5小时. 说明H1的功耗以及ANC对降噪的影响不容小觑.

从Moto Razr看计算设备的未来方向

这款设备还是重新认可了一个核心: 那就是面向未来的设备一定有高集成度.

除了这套form factor, 硬件参数也确实没什么可看. 例如不到3000mAh的电池在5G时一定会非常难受. 再诸如S710也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这个项目的成本. 但最新的消息似乎证明这款设备并不会在国内上市, 因为关键的eSIM得不到运营商支持, 而由于这个项目背后Verizon的支持估计在频段上也有些缺失. 而联想将来是否有动机把它带到国内也要参考市场因素 (尤其到那时正常的5G手机已经铺开了)

而今天看, 计算设备的进化其实是功能的演替而非形态的融合. 智能手机在处理能力和屏幕技术上的进步使得很大部分可以替代laptop和iPad的功能, 但这三者都有相对独立的形态, 并且智能手机的发展也完全没有吞并笔记本和平板的市场需求. 前些年笔记本市场出过不少二合一设备, 意图是融合平板的多点触摸、笔触和笔记本的全键盘输入优势, 然而分体式设计使得多数产品要么在厚度和重量上妥协, 要么在TDP上阉割. 早年搭载S60或Android 1.0配备手写/侧滑键盘双输入的手机也很快被全触屏手机淹没. 而面对大电池、处理能力和温控、显示面积、成像素质这些硬素质, 目前直板全触摸屏的形态的确是很平衡的方案.

eSIM确实非常理想, 例如可以使智能手表独立联网, Google Fi 的存在使手机打破区域限制, 真正变成全球可用的设备 (其他运营商的eSIM业务基本不支持漫游). 同时北美运营商提供的 LTE over Wi-Fi 又算是更进一步. 说回foldable phone, 之前包括我在内的一部分人倾向于Razr的方案, 甚至应该进一步到手表的形态, 而现在看智能手表在近场通信上的作用无法忽视, 同时像 Apple U1 的存在, 手表会比手机更适合去模拟「门锁」, 以及通过NFC遥控智能家居. 而手表「看时间」的需求决定了「展开」成手机形态打电话会显得不那么自然.

而AR头戴式设备又是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 毕竟「看东西」是人获取信息的最重要途径, 通过眼镜在现实世界叠加信息显然比手机摄像头更有效.  技术实现上, eSIM和5G确保微型设备也可以联网, 并且有足够带宽去承载多格式的数据. UWB 保证了更精准的定位. 而镜框的形态又需要可弯折屏幕和异型电池. 同时又要有光学上的进步保证投影和适配近视镜/远视镜. 现有的TWS耳机又是解决声音信息处理的关键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