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在中国: 变与不变

从昨天起, 内地各家 Apple Store 又进入一年中颜色最饱和的时段, 除了随处可见员工的红色工装外, 内外入口的巨型 Apple logo 也用红布整个包裹, 又因为12月1日正逢周末, 可想见在苹果店外合影自拍的人会非常多.

店员佩戴的 Apple Watch 也换了 (PRODUCT)RED 表带.  还记得 iPod 全产品线还在 Apple 官网售卖的时候, (PRODUCT)RED 产品被当作一种「骄傲」在产品介绍页面中高调显示. 而即便是艾滋病本身、(PRODUCT)RED 基金会在内地被当作「政治敏感」的2017年, 红色 iPhone 7 也得以用「苹果式中文」在首页呈现. 今天, 可以买到的 (RED) 产品实际上只多不少, 比如红色的 iPhone XR、iPhone 11, iPhone Silicone Case in (RED), Apple Watch band, 而他们和后来的 PRIDE band 一样, 隐藏了一部分实际属性, 就连买回家的顾客, 若不是仔细研究包装也无法找到线索. 

这意味着 (RED)  在中国内地噤声了吗? 还是一种心照不宣呢? 红色 iPhone 11 在中国卖得很好, NGO们或许不欢迎这样的一个政府, 然而这个经济体消费的 iPhone 却为 (RED) 基金会贡献了可观的资金. 中国有不小的廉价手机配件产业, 仿冒的 Apple Watch 表带和 iPhone Silicone Case 随处可见, 但还是有人选择到 Apple Store 买一条 (PRODUCT) RED 表带. 最重要的是, 今天的 Apple Store 我看到了一位特殊的 Specialist, 他的外貌特征显示出自己的年龄与其他员工有明显的差距 (更老). 可能经理批准了他有更少的工作时间和更多的休息, 但这不重要. 他的存在就证明了制度在进步, 哪怕只是这间商店内的制度.

原先马路上被挤占的盲人设施被重新归还, 从 Apple Store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家三尺小店叫「无癌中国, 我的梦」. 而最让我兴奋的是前置摄像头彻底改变了语言障碍人士使用电话沟通的方式: 微信在这个时候又发挥了它改善社会的功能. 我开始看到一些语障人士在餐馆吃饭, 以及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以此为常. 对特殊群体最好的对待就是用平等的心态交流, (PRODUCT)RED 可能只会存在于中文报纸的花边新闻, 但是几年的沉默中我们完成了很大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