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后进者的社会, 才是健康的社会

So the SE stands for “Senior Edition”? Lot people saying they are getting for their Mom.

中英文科技媒体都派出了自己最豪华的阵容去评测 iPhone SE (gen2): i.Justine, MKBHD, Joanna Stern, 以至 Dieter Bohn. 要知道这恐怕是任何一部 Android 旗舰手机都难以企及的规模, 让人不禁思考这样一部设备是否值得如此高的存在感.

作为「下一个十年的存续」, 对于 iPhone 11 Pro 重量、厚度、照相模组凸起, iOS 手势交互对单手操作便捷性的侵占、Face ID 识别速度和使用场景的局限, 这些批评从未停止过. 而我坚信前景仍旧明朗, 技术的演进仍然可以突破今天体验层面的局限, 我们付出巨大的代价回到昨天是不值得的. 这就是为何我并未「不间断地使用 iPhone」, iPhone 仍然是我的生活中最重要的数字部件. 它的无线性能、神经网络、影像系统和算力时刻提供着服务. Instant-Go is the future.

换言之, iPhone SE: 一种旧时代的范式, 我们应如何评判它在今天的存在? 用短期的热度去衡量 iPhone SE 生命周期的成功与否, 哪怕是从参数去解析这款设备的性能, 都大抵是不恰当的. 我们一定会不断向前, “ all-screen”, Face ID, 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 必然是今天的主旋律. 而掉队的人也应该被托起: 十岁出头的青少年、老年人、经济状况不佳的人 (尤其在疫情之下): 对科技冷感的人, 还在用 iPhone 6/4-inch iPhone 的人. 

iPod touch (gen7),仍在使用古旧的8MP摄像头

这并不是把人拍扁成「用户画像」, 而是真切地把他们当成人: 数据私隐、系统安全 (即便是用户几年中都从未更新iOS的情况下)、完整的数字服务框架、完整的 Apple Software Service (并鼓励他们去订阅), 特别是一年免费的 tv+ 服务. iPhone SE 同样享有机内数据整合训练的权利, 拥有和新 iPhone 同样高素质的主摄像头和音频解码/蓝牙性能: 少数人也同样有发现美的权利. 

但我们不必让沉默的那部分汇入主流, 也更不必将其视作绊脚石. 适时聆听它们的声音, 支撑它们的生活.  

For most people, the iPhone SE is not a replacement. It is alternative: the light, the thin, the blazing fast: the one you love most. If you need it, then there it is. If you won’t, just forget about it.

The iPhone SE is good, but not good enough to convince the doubters. 

Magic Keyboard 的广告呈现出了 iPad Pro 最美的意象

已经有人收到了 Magic Keyboard (for iPad Pro), 从各种平台贴出了实际体验:

  • 键盘手感很不错, 触摸板是机械结构, 但基本维持了 Mac 触摸板的交互.
  • 两款型号都要比 iPad Pro 本体更沉
  • 底部转轴不可翻转, 并且无法竖直

诸如此类, 总之符合很多人的设想: 这并不是一款很完美的外设, 尤其并不是一个轻盈的键盘保护夹.正如 Verge 在评测中对 Magic Keyboard 的观点: 这并不是让 iPad Pro 成为 MacBook, 而是成为更好的 iPad. 

Apple 自己的广告? 则呈现出一个灵活、轻盈, 完全超出 iPad 这块屏幕的形态, 它的效用媲美从A4信封中拿出 Original MacBook air. 一种巨大的反差. 

重量和价格可能是阻挡大多数 iPad Pro gen3/gen4 用户花钱的要素. 不过我猜走进 Apple Store 购买 iPad Pro 的人很有可能会加上它. 毕竟LTE版 iPad Pro 的售价轻松超过1200美元, 再加上200, 300美元去解锁全部功能, 可能也不是很难接受. 况且还有一些人就是冲着这块键盘 (触摸板) 来的. Apple 从没有创造出完美的计算设备, 但始终擅长创造一种完美的构想:

我们真的相信,目睹 Mac 作为一台电脑能够被做到什么程度,付出高于平均水平但许多人依然负担得起的价格去使用它,以善意和创意积极参与第三方开发社群……所有这些事最终会改造我们的心智,让我们(重新)成为——还不就是那个六十年代的理想吗?——完整的人。不是机器学习专家,不是黑管吹得最好的结构工程师,不是多媒体艺术达人,而是像初学者一样好好做这些事的庶民。

“有希望的社会” by blog. 一天世界

「注重细节」是产品设计的基本要求, 而 iMac G4  – Lamp广告展现出 “Designed by Apple” 的精髓: 将二元的东西线性、复杂化, 让计算设备具有灵魂, 脱离housing去贴近人类生活的某种东西. 这是「反专业」的, 上世纪70年代的技术民主化运动, Jobs 站在了对立面: controlled everything himself: production, publicity, quality control, extra extra. 试图为整个世代设定价值观、对未来的想象以及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