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 Keyboard 的广告呈现出了 iPad Pro 最美的意象

已经有人收到了 Magic Keyboard (for iPad Pro), 从各种平台贴出了实际体验:

  • 键盘手感很不错, 触摸板是机械结构, 但基本维持了 Mac 触摸板的交互.
  • 两款型号都要比 iPad Pro 本体更沉
  • 底部转轴不可翻转, 并且无法竖直

诸如此类, 总之符合很多人的设想: 这并不是一款很完美的外设, 尤其并不是一个轻盈的键盘保护夹.正如 Verge 在评测中对 Magic Keyboard 的观点: 这并不是让 iPad Pro 成为 MacBook, 而是成为更好的 iPad. 

Apple 自己的广告? 则呈现出一个灵活、轻盈, 完全超出 iPad 这块屏幕的形态, 它的效用媲美从A4信封中拿出 Original MacBook air. 一种巨大的反差. 

重量和价格可能是阻挡大多数 iPad Pro gen3/gen4 用户花钱的要素. 不过我猜走进 Apple Store 购买 iPad Pro 的人很有可能会加上它. 毕竟LTE版 iPad Pro 的售价轻松超过1200美元, 再加上200, 300美元去解锁全部功能, 可能也不是很难接受. 况且还有一些人就是冲着这块键盘 (触摸板) 来的. Apple 从没有创造出完美的计算设备, 但始终擅长创造一种完美的构想:

我们真的相信,目睹 Mac 作为一台电脑能够被做到什么程度,付出高于平均水平但许多人依然负担得起的价格去使用它,以善意和创意积极参与第三方开发社群……所有这些事最终会改造我们的心智,让我们(重新)成为——还不就是那个六十年代的理想吗?——完整的人。不是机器学习专家,不是黑管吹得最好的结构工程师,不是多媒体艺术达人,而是像初学者一样好好做这些事的庶民。

“有希望的社会” by blog. 一天世界

「注重细节」是产品设计的基本要求, 而 iMac G4  – Lamp广告展现出 “Designed by Apple” 的精髓: 将二元的东西线性、复杂化, 让计算设备具有灵魂, 脱离housing去贴近人类生活的某种东西. 这是「反专业」的, 上世纪70年代的技术民主化运动, Jobs 站在了对立面: controlled everything himself: production, publicity, quality control, extra extra. 试图为整个世代设定价值观、对未来的想象以及议程